小村蕩婦



    (一)    大炕上的娘們兒

  這是一個普通的夜晚,夜已經深了,小村的燈光逐漸地熄滅了但秀蓮家的燈光卻還亮著。

  秀蓮的丈夫柱子坐在大門口吸煙,一邊數著手中的鈔票心裡很滿足。

  屋裡的大炕上,一個男人正壓在秀蓮赤裸的身體上動作。秀蓮的大腿正高高地叉開著底下的東西讓那個男的幹得呱唧呱唧響。那男人一邊高舉著秀蓮的大腿,一邊用粗大的雞巴一下一下地狠命地肏著秀蓮往外凸出的陰戶。

  秀蓮一邊和那個男人幹一邊笑嘻嘻地問那男人:「咋地啦?今天這麼猛?今天贏了多少?」

  男人喘籲籲地說:「肏!贏了三百多!把那幾個傢夥贏得好懸沒吐血!」

  「譁!三百多?真厲害!你不光大雞巴厲害,手也夠厲害呢!呵呵!」

  「咋樣,秀蓮?今天肏得你縟做不縟做?」

  「哎呦,你這死人呀,好長時間不來了,一來就拿大雞巴狠命銼咕人家,小妹兒的屄都快讓你肏漏了,你可真厲害呦,縟做死了!」

  「我看吶,我不管贏了多少到頭來都得添乎到你這小騷屄兒裡來!」

  「說啥呢?正經點,好好讓妹子舒服舒服∼∼」

  原來是這樣!這個男的綽號叫老四,是鄰村一個職業賭徒,今天贏了錢來這裡瀟灑來了。

  秀蓮的丈夫柱子是個沒能耐的傢夥,不光掙錢沒能耐,上炕也沒能耐。秀蓮也是個風騷的娘們,早就是出了名的「破鞋」,後來索性也不背著柱子了,柱子呢也樂意,收了錢還幫忙放放風。柱子還愛喝兩盅,喝得迷迷糊糊的時候還自個得意呢——就指著老婆的東西活著呢——自個老婆也不用幹活,兩腿一叉怎麼也得五十、百八的呀!

  柱子聽這屋裡的響聲越來越大,嘿嘿樂了一會,就一邊抽煙一邊看著茫茫的夜色。

  屋裡老四和秀蓮幹得正熱乎呢!老四把秀蓮肏得直哼哼,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也忽閃忽閃直顫悠。秀蓮象個八爪魚似的緊緊抱著老四,把粉白粉白的大屁股直往上頂。

  「哎,老四,問你個事,我說你和前屯的那個二愣媳婦咋樣了?

  「啥?這事你咋知道了?聽誰白呼的?」

  「哈哈,還瞞呢!誰不知道啊!前天晚上二人轉散場了之後你和二愣媳婦幹啥去了?以為我沒看著啊?」

  「咋地?你都看著了?媽呀!你可別給我說出去啊!要了我老命嘍!我可不敢得罪二愣,他敢整死我!」

  「那你說,到底幹啥了?」

  「嘿嘿,幹啥?還不是幹那事兒,在她家後院高粱地裡我殼了她三砲兒,那屄騷得不得了,那水出得比你還多∼∼啊?你不是看著了嗎?還問我?」

  「哈哈,我是詐你呢!我影影綽綽地看到好象是你和她,沒看清楚∼∼」

  「哈!你呀!你真雞巴厲害!但這事兒你可別給我說啊!」

  「哎呀,記住了,但你可要多來我這兒呀!你不來我就說!」

  「哎呀,姑奶奶,知道了,我要是有錢吶我能不上你這來嗎!來,調過來,撅起屁股從後邊肏!」

  「呵呵,還玩花活呢!行嗎?來,好了,你肏吧,看能不能讓老娘洩嘍!」說完,秀蓮就象小狗似的趴在炕上把個大白屁股撅得老高,老四趕忙上去把雞巴對準秀蓮那個已經讓他肏得粘乎乎的地方插了進去,之後就兩只手把著秀蓮的屁股開始肏。

  「咕唧∼∼∼∼∼咕唧∼∼∼∼∼啪啪∼∼∼咕唧咕唧∼∼∼∼」

  「哎呦,哎呦,老四啊,你個大雞巴把我肏得好縟做啊!再快點再深點,老妹兒的小屄兒隨便讓你肏,啊∼∼∼啊∼∼∼∼啊∼∼∼∼∼」

  老四幹了幾百下就不行了,突然之間又飛快地幹了幾十下。

  秀蓮是多麼的敏感,知道他要射精了,就死命地把屁股往後頂,又頂又搖,一邊開始浪浪地叫:「哎呦,哎呦,大雞巴肏死老妹兒的小屄了,真舒服,真舒服啊!再快點肏啊!肏啊∼∼啊∼∼∼啊∼∼∼肏老妹兒的屄,來吧,快點,我要,我要啊,我要大雞巴射精,我要∼∼∼大雞巴往妹子屄裡可勁射吧∼∼∼妹子要啊∼∼∼∼∼∼來吧,把妹子的小屄兒灌滿漿妹子就高興了∼∼∼」

  老四哪架得住這麼叫啊,立馬就完蛋了。他緊緊地把雞巴頂在秀蓮的深處,雞巴一陣劇烈地顫抖,積蓄已久的大量濃熱的精液迅速地噴到了秀蓮陰道深處∼

  「啊∼∼∼∼∼啊∼∼∼∼啊∼∼∼∼媽呀!死老四!你燙死我了!射這麼多∼∼∼∼∼∼」

  老四射完精後躺在炕上呼哧呼哧直喘氣,秀蓮也四仰八叉地倒在炕上喘氣。

  休息了一會,老四起身開始穿衣服,秀蓮浪笑著對老四說:「老四啊,哪天還來呀?」

  老四穿好了衣服,俯身又親了一下秀蓮,說:「得等我再多贏點錢啊!嘿嘿嘿∼∼∼∼」

  「就知道笑!也不知道疼人家,看把老妹兒肏得都啥樣兒了!你可要快點來呀,人家等你呢!」

  老四滿足地出了屋。柱子已經在外邊坐了快兩個小時了,一見老四出來了,忙站起身來說:「走哇老四?啥時候有空再來坐坐呀!」老四支吾了一下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二)    苞米地裡的野合

  小村外邊就是一望無際的翠綠的苞米地,象塊厚實的大地毯一樣把小村包了起來。

  午後的時候秀蓮自己一個人去自家的自留地去摘豆角。她挎了個籃子,把一頭烏黑的長髮盤在腦後,看起來更加的美艷動人了。

  秀蓮快到了自家的自留地了,她感覺自己後邊好象有人跟著,偷眼一看,果然,有個男的遠遠地跟在自己後邊,仔細一看,秀蓮認出那個男人原來是小隊的隊長老丁。秀蓮偷偷樂了,「看你到底想幹啥。」秀蓮自己一個人鑽進了苞米地開始摘豆角。過了一會,秀蓮就聽見身後的苞米葉子響。秀蓮知道是老丁。

  「這個騷神,看來今天他是偷定了呀∼∼∼∼∼可不能白讓他偷腥∼∼∼」秀蓮拿定了主意。

  不一會兒,老丁就到了秀蓮身邊,「哎呀,這不是秀蓮嗎?幹啥呢,摘豆角呢?」老丁沒話找話地說。

  「呦,這不是丁大隊長嗎?咋上這兒來了?」秀蓮明知故問。

  「嘿嘿,來看看地今年的收成咋樣。」老丁皮笑肉不笑地說,一邊從頭到腳地打量著秀蓮。只見秀蓮上身穿著件湖蓮色的緊身半截袖,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緊身彈力褲,緊身的衣服恰到好處地把秀蓮豐滿的奶子勾勒出來,高高地聳起。腰身也恰到好處,顯得屁股更加地豐滿。老丁不禁嚥了口唾沫,老丁想:「媽的,這騷屄,穿成這樣是存心勾引男人,老子今天非得肏了她不可!」

  秀蓮看到老丁這副模樣心裡更有底了,故意俯下身去摘地上的豆角,這樣秀蓮的半截腰身就露了出來,同時豐滿的大屁股也撅得高高的。

  老丁看得快受不了了,雞巴在褲襠裡幾乎要硬成鐵棒了,老丁皮笑肉不笑地說:「大妹子,你穿得可真漂亮!人也漂亮呀!」

  秀蓮一見老丁這樣說,就嘆了口氣:「唉,那有啥用啊∼∼∼又不頂錢花,今年的秋收農業稅還不知道咋交呢!」

  老丁是何等的聰明,立馬就說:「大妹子,你別上火,這事兒交給我辦就得了,今年咋地也不能叫我妹子受屈是不是?」

  秀蓮見目的達到了立刻浪笑著對老丁說:「那∼∼∼∼老妹兒就在這兒謝謝大哥了!」

  「就在這兒謝謝?嘿嘿∼∼∼∼」老丁淫笑著說,一邊拿眼睛瞄著秀蓮。

  秀蓮顯出羞答答的樣子說:「咋地呀?丁大哥嫌棄老妹兒呀?是不是看不起老妹兒?」

  老丁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抱住秀蓮的身體就亂親。秀蓮還掙扎呢,說:「丁大哥,別這樣啊!多不好啊,讓我家裡的知道多不好呀!別∼∼∼∼」

  老丁已經慾火焚身了,一邊親一邊說:「怕啥?以後妹子的事兒就是大哥的事!我包了,跟大哥不會虧待你的!」

  「呵呵∼看你那傻樣,把你急的!人家衣服還沒脫呢!」秀蓮嬌嗔著說。

  老丁仿佛聽到了聖旨一般,心裡別提多高興了,說:「來,大妹子!我給你脫衣服!」

  秀蓮又嬌嗔著說:「你咋脫呀?咱也不能躺在地下呀!衣服不都弄髒了嗎!來∼∼∼∼∼∼老妹兒站著讓哥∼∼∼∼讓哥肏∼∼∼∼,大哥把老妹兒把褲子脫了,大哥你在後邊來!」

  秀蓮說完就轉過身去背對著老丁,老丁上去就把秀蓮的褲子連褲衩一把扒到腿彎兒上,秀蓮的大屁股一下子就展現在老丁面前,把老丁看得都快呆了。秀蓮又開始發嗲:「看啥呢!傻樣!還不快來!趕快拿你的大雞巴肏老妹兒呀!」

  聽了秀蓮的話,老丁如夢方醒,手忙腳亂地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下來,挺著大雞巴就上。秀蓮偷眼看了下老丁的雞巴,「才兩寸長。」秀蓮有點失望了,「太短了,這死人!」但又不能表現出來自己的失望,秀蓮伸手摸了摸老丁的雞巴,「啊!這麼大!大哥你的雞巴好大啊!太粗了!老妹兒害怕了!∼∼∼∼∼」

  老丁聽了心裡好美!在秀蓮的手的引導下,老丁的雞巴順利地插進了秀蓮的陰道裡,秀蓮早就淫水氾濫了,老丁的雞巴一進到秀蓮的陰道裡,老丁就感覺到秀蓮裡面太松了,加上水還多,簡直和沒在裡邊一樣,老丁心裡邊很惱火:「媽的,這娘們兒也真夠騷的了,真雞巴松!」但已經插進去了就沒辦法反悔了,老丁還是熱火朝天地幹開了。

  秀蓮雙手扶著苞米桿,撅著屁股讓老丁一頓狂肏,雖然沒什麼大感覺,但秀蓮還是浪浪地叫開了:「啊∼∼∼啊∼∼∼∼大哥呀∼∼∼∼你的雞巴好大呀!肏得妹子好舒服哦!快點!快點!使勁肏妹子∼∼∼∼啊∼∼∼∼啊∼∼∼∼∼肏到底了,頂著妹子的子宮了呀!妹子叫大哥肏得好舒服啊!」

  老丁哪見過這陣勢,讓秀蓮一叫就矇了,也不管松不松了,抱著秀蓮的大屁股就是一陣狂肏。淫水在性器的交合下發出了淫蕩的「嘰∼∼嘰∼∼咕唧∼∼∼咕唧∼∼∼」的聲音來。秀蓮叫得更是歡了:「啊∼∼啊∼∼大哥你好厲害呀!聽見了嗎?妹子的小屄都叫你肏出響兒來了!大哥的雞巴好厲害呀∼∼∼∼妹子舒服死了∼∼∼∼」

  老丁在秀蓮的浪叫聲裡不到五分鐘就交貨了。

  秀蓮把褲子提上,還依在老丁的懷裡磨蹭呢,把老丁搞得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

  秀蓮就這樣把老丁徹底地征服了,雖然沒有收老丁的錢,但是秀蓮心裡知道老丁將給自己和自己家裡帶來什麼好處∼∼


    (三)    黃色錄像的故事

  隨著秀蓮的「創收」自己家裡的生活也逐漸地現代化起來。

  過年的時候秀蓮自己買了台影碟機,沒事的時候就看看影碟。出事就出事在這個影碟機上秀蓮也沒有想到自己三十八歲了竟然也能吃到「嫩草」。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秀蓮的鄰居老劉家的大小子。老劉家的大小子叫劉健,是在縣城裡做廚師的。這個小村子裡也就這一個在縣城裡工作的其餘的半大小子都是在家裡種地的。

  劉健今年二十四歲,還沒有結婚也是個花花腸子,做廚師賺的錢比較多一個月最少也有個六七百塊,這已經相當於村裡普通人家一年的花費了。劉健在縣城就不學好,打扮在村裡人看來是很洋氣的,他經常去縣城的小旅店裡找些小姐玩,也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了。要命的是他家裡也買了影碟機。

  這年過年的時候劉健回家過年,自己帶回來幾張外國的黃碟在家看。

  他沒什麼事的時候就到處閒逛,也早就聽說秀蓮是個「破鞋」,所以就總往秀蓮家溜達。因為村子小,論起輩分來劉健還得管秀蓮叫嬸子,他一去就嬸子長嬸子短地叫,嘴很甜,還總在小賣店買點零嘴給秀蓮吃,慢慢地秀蓮就覺得這劉健還不錯,一來二去的秀蓮就覺得劉健好象對她有點那個意思。秀蓮還覺得很好笑,自己怎麼能和個半大小子幹那個事情呢?

  劉健越來越覺得秀蓮順眼,總覺得她風騷可人,尤其是看到秀蓮那鼓鼓的大奶子和豐滿的屁股,就想上她。可怎麼才能達到目標呢?劉健開始計劃了。最後劉健決定從自己拿回來的黃碟入手。

  劉健在不斷地去秀蓮家的時候就有意無意地和秀蓮說些縣城裡的事情,但說的也就是男女之間的那些事情,秀蓮也聽的津津有味。後來劉健開始說黃碟的事情,秀蓮也半瘋地說要劉健弄點給她看。劉健見秀蓮已經上鉤了,就開始吊秀蓮的胃口,說這碟怎麼怎麼好怎麼怎麼刺激,弄得秀蓮很心動。

  於是劉健開始在沒人的時候對秀蓮動手動腳,開始就是點小動作,後來越發大了起來,秀蓮也是半推半就地和他逗。

  過完年的一天,這天柱子帶著孩子去親戚家串門,因為下了大雪就沒回來,晚飯劉健是在秀蓮家吃的。劉健去小賣店買了些秀蓮愛吃的東西,還和秀蓮喝了點啤酒。

  這個時候外面的風雪下得很大,天很快就黑下來了。劉健想這可能就是個好機會,於是回了家偷偷地把那幾張黃碟揣在懷裡,和家裡人說和小兄弟們去打通宵麻將晚上就不回來了。家裡人也就沒說什麼。劉健從家裡出來,轉個彎,趁天黑就鑽到秀蓮家裡去了。

  劉健興奮地對秀蓮說:「嬸,你說我本來吧想和他們打個通宵的麻將,一想嬸自己在家害怕,我就來陪陪嬸。」

  秀蓮喝了點酒就有點發浪,「好啊,嬸也想讓你陪呢!」

  劉健神祕地對秀蓮說:「嬸,你說我給你拿啥來了?」

  「啥呀?這麼神祕?」

  「你想看的唄——那個碟啊!」

  一聽是黃碟秀蓮立刻來了精神頭,「是嗎?真拿來了?快給我看看啥樣?」秀蓮有點迫不及待了。

  「急啥?咱們得把門插好了,把大門鎖上,窗簾擋好嘍,這可不能讓別人看著!」

  「啊?你也在這兒看呀?」秀蓮還裝糊塗。

  「我不是說怕你害怕嗎!再說影碟要是把你嚇著了怎麼辦啊!是不是嬸?」劉健嬉皮笑臉地說。

  「真沒招兒,好吧,看完了你就打麻將去,在這裡叫別人看到了不好,知道不知道?」鎖上了大門、插了房門、拉嚴實了窗簾之後,秀蓮還補充說。

  「知道了!」劉健嘴裡這麼說,但心裡卻是癢癢的,心想:「嘿嘿,今天晚上可有得玩嘍!看她這騷樣子就知道今天有《戲》了!」

  劉健又去弄了很多的柴禾把大炕燒得滾熱,秀蓮也把被褥鋪好了,自己先脫了衣服鑽到熱被窩裡,只露了個頭在外面看劉健收拾影碟機。劉健把大燈關了,只留了個小燈,就開始放碟。

  劉健坐在炕上,一邊嗑瓜子一邊看碟。秀蓮也睜大了眼睛準備開開眼界。畫面出來了。一對外國男女在床上的鏡頭,先是特寫男人粗大的雞巴:足有七八寸長,又粗又大。秀蓮看驚訝了:「媽呀!真大呀!太大了!」

  劉健笑嘻嘻地說:「人家外國人都這麼大!」

  秀蓮說:「呸,我才不信呢!」

  接著就是那個女的為男人口交:把粗大的雞巴含在嘴巴裡來回地吮吸。這真是讓秀蓮大開眼界,她不說話了,祇是看著畫面。接下來就是男人給女人口交,再後來就是男女的性交了。這個過程讓秀蓮大開眼界,畫面上的性交鏡頭更加刺激了秀蓮酒後的性慾,秀蓮的水兒已經出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劉健已經脫了衣服,只穿了個小褲衩鑽到秀蓮的被窩裡了。秀蓮這個時候已經軟綿綿的了,但還是掙扎了幾下,才主動把舌頭伸到劉健嘴巴裡,兩個人就開始了熱吻。

  劉健的手摸著秀蓮的大奶子。手感太好了,又大又軟!媽的,奶頭都硬了!

  劉健的手又直接伸進秀蓮的褲衩裡,摸到了秀蓮茂盛的陰毛,摸到了陰戶、大陰唇,那裡全濕透了!

  秀蓮也毫不示弱地把手伸進劉健的褲衩裡摸劉健的雞巴,一摸之下秀蓮心裡一陣狂喜:劉健的雞巴太大了,不比電視上的小多少啊!又長又粗又硬!還直燙手!

  兩個人就開始相互地摸對方的生殖器,越摸越想幹。

  劉健在秀蓮的耳朵邊上小聲地說:「嬸∼∼我想肏你!現在我就想肏你!」

  秀蓮現在哪裡還有什麼理智了,也淫蕩地在劉健的耳邊說:「來吧,那你就肏嬸吧!嬸今兒晚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地肏肏嬸∼∼把嬸肏舒服了。」

  劉健一見時機成熟,一邊自己脫掉褲衩,一邊在秀蓮的耳邊說:「那你先把褲衩脫下來吧,嬸,再把屄張開,等我肏你呀!」

  劉健這淫蕩的話刺激得秀蓮更加慾火焚身,馬上脫光了衣服,平躺在炕上,一手揉著自己的陰戶,一手摸著劉健的雞巴,把雞巴引導到自己的陰道口,說:「來吧,看看你的大雞巴能不能讓嬸舒服!來,肏吧!」

  在這個春意盎然的溫暖小屋裡,劉健和秀蓮也演出了一場精彩的肉體搏殺!劉健年輕勇武,本錢又足,功夫也老到;秀蓮呢更是慾火高漲,經驗十足。劉健的雞巴正好配秀蓮的騷玩意,劉健用各種姿勢把秀蓮肏得天翻地覆,呻吟不止,淫水更是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把褥子都弄濕了。

  把秀蓮的腿推到胸前,正面肏;秀蓮撅著大屁股,反面肏;兩人側躺,側面肏;秀蓮在上,來個「觀音坐蓮」,大屁股上下套弄;∼∼∼∼

  淫聲浪語∼∼

  劉健還有個愛好,就是喜歡聽埋汰話,秀蓮正是這個行家呀!劉健一邊幹,一邊摸著秀蓮的陰戶問秀蓮:「嬸,這是啥呀?」

  秀蓮更是以村婦的樸實大方回答:「這個呀∼∼∼是嬸的屄呀!」

  「嬸,你說咱們在幹啥呢?」

  「肏屄唄!」

  「啥叫《肏屄》呀」

  「就是用你的大雞巴銼咕嬸的屄啊!∼∼啊∼∼∼∼用力∼∼∼∼肏啊!」

  「嬸,你稀罕我的大雞巴嗎?」

  「稀罕死了!好大的雞巴啊!肏得嬸好舒服!」

  兩個人直殺得天昏地暗,人仰馬翻,亂倫的刺激更是讓兩人如醉如癡,在這個溫暖的山村小屋裡,充滿了淫蕩的亂倫氣氛。

  狂亂之後,一切都安然了,劉健在被窩裡緊緊地摟著豐滿肉感的秀蓮,秀蓮也是同樣地緊緊抱著劉健。

  「嬸,你好厲害呀,我舒服死了!我好愛你呀!」

  「瞎說!愛我?我是你嬸呢!我都三十八了,你才多大呀,不要亂說呀!」

  「就是啊,我就這才喜歡你呢!」

  「喜歡我啥?」秀蓮笑著問。

  「啥都喜歡,尤其是這個∼∼」劉健說著摸了把秀蓮的陰部。

  「色鬼!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拿黃色錄象來坑我!咱倆幹了這事,嬸從現在起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要辜負了嬸啊!∼∼∼∼∼哎呀,還叫什麼嬸不嬸的,多蹩楞,以後沒有人的時候就叫我姐得了!」

  「知道了!姐!我的親姐!」劉健的小嘴真甜,把秀蓮弄得神魂顛倒,關鍵是劉健的功夫厲害,讓秀蓮更加沒法離開他了。

  兩人又趴在被窩裡開始看黃碟。看著畫面上的女人含著男人的雞巴,秀蓮就說:「你說那外國人也真是的,那雞巴多埋汰呀,還聒呢!甜嘴巴舌的!」

  「你不知道呀姐,人家這叫口交!現在城裡可時興了呢!一色兒用嘴聒,女的聒男的雞巴,男的舔女的屄,多舒服啊!現在城裡的那些賣屄的小姐都時興用嘴聒呢!掙的錢多!」

  「真地咋地?用嘴聒真的那麼舒服嗎?那你也來舔舔嬸的屄唄!」在劉健的誘惑下,秀蓮淫蕩地說。

  「那你也要舔我的雞巴哦!」劉健說。

  「哎呀,好了好了,我先給你聒還不行嗎?我去倒點熱水,咱們把雞巴啥的都洗洗,剛才幹得都黏糊了。」

  兩個人都洗完了,重新上了炕,摟做了一團。秀蓮早把電視上的學好了,把被子一掀,跪在劉健的腿中間,先用手擼了一會劉健的雞巴,之後就用舌尖開始舔劉健的龜頭,秀蓮可以說是無師自通,把劉健舔得舒服得直哼哼。秀蓮舔了一會就把整個的雞巴都含在嘴裡開始來回地聒,舔得「哧啦哧啦」直響。劉健舒服地躺在炕頭上,看著秀蓮給自己口交,心裡美得不得了。

  秀蓮舔著舔著,就把自己的身體掉轉過來了,跨在劉健的身體上,把個大屁股對著劉健的臉。劉健的眼前就是秀蓮的肥美的陰戶:茂盛的陰毛黑乎乎的,兩片因為縱慾過度導緻呈紫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地張開著,屁眼也因為刺激緊縮著。劉健就用手揉著秀蓮的陰戶。

  「摸啥呀!看你那傻樣∼∼∼∼還不快給姐舔屄,姐聒得你的大雞巴舒服不啊?」

  「舒服啊∼∼∼∼你真是我的親姐啊!聒得好舒服!」

  秀蓮把自己的陰戶死命地壓在劉健的嘴巴上,劉健也開始舔秀蓮的陰戶。兩個淫蕩的色情男女就這樣顛倒陰陽地舔著對方的性器,沉浸在性的快樂海洋裡。

  「啊∼啊∼劉健啊∼好劉健∼你舔得大姐好舒服啊∼姐從來沒讓人舔過屄∼今天真是舒服死了!以後姐的屄就是你一個人的了,哦∼哦∼啊∼受不了了啊∼啊∼大姐的屄裡好刺撓啊!∼啊∼別舔了∼來吧,用大雞巴來肏姐吧∼別舔了∼姐要洩身子了∼哦∼哦∼哦∼啊∼來了!來了呀∼啊∼來了∼姐讓你舔出來了!哦∼∼∼∼∼∼∼∼∼」伴隨著劉健的舌頭靈巧的舔弄,秀蓮一陣瘋狂的叫喊。

  劉健看見秀蓮的陰道口突然劇烈地收縮,一陣濃白色的陰精從秀蓮的陰道裡急速地噴了出來,竟然噴到了劉健的臉上!劉健心裡感到很驚奇:因為他曾聽一個老嫖客說過,說要是哪個女人在高潮的時候陰精不是流出來而是噴出來,那麼這就是個「極品屄」——性慾極強,淫蕩至極!

  劉健心裡驚奇的同時也感到自己交到了好運:有了這麼個極品屄自己還犯得上花錢去找小姐嗎!劉健心裡已經開始打算怎麼才能長久地和這個風騷的嬸子保持關係了∼∼

  「哦∼∼劉健,你可真厲害!光用舌頭就讓大姐潟身了!真了不起呀!!!從今往後大姐的屄就給你一個人肏,大姐的屄就是你的了,隨便讓你舔讓你肏,姐都高興!真的!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小祖宗哦!大姐愛死你這個大雞巴了!∼∼姐要你天天肏,一天不肏都不行∼∼∼∼∼」

  劉健一看秀蓮真是犯了騷,就知道自己已經讓她很滿意了。怎麼樣讓這個女人在肉體上一直能夠為自己服務,劉健開始動起了腦筋∼∼

  這個時候,外面的風雪更加的大了,天地間一片渾濁的蒼茫,人間的春天就在這寒冷的冬夜開始走來了。



(四)    嬸姪通姦

  冬天很快地過去了,夏天說來就來了。這個夏天不是很熱,很清爽。

  晚上九點多柱子送走了又一個常客,進了屋看見自己媳婦正光著身子在發呆,於是就問咋回事。

  秀蓮這個時候正在瘋狂地想念劉健尤其是在剛才那個常客的挑撥下,自己剛剛來興緻那個男人就射精了真是掃興!自從劉健又回到了縣城就一直沒有回來,秀蓮還清楚地記得和劉健在正月裡的那個雪夜裡的瘋狂,一想到劉健那個粗大的雞巴和動人心魄的舌頭,秀蓮就心里長了草。她是真的想念劉健了,她無時無刻不想和劉健在一起。

  聽到自己丈夫的問話,秀蓮的腦筋也在轉彎,於是就假裝地嘆了口氣,說:「唉∼∼總這麼樣的也不是個辦法啊!我聽人家說,到縣城裡當保姆一個月賺的也比這多啊,還不累,哪象現在這樣,還得讓老爺們肏,我真不想幹了哦!我想到縣城裡去找個工作,打工賺錢。」

  柱子是個糊塗人,自己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也就同意了,再說,自己也不想總讓村裡人說自己是王八。其實他哪裡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已經和劉健通好了氣,劉健已經在縣城裡找了房子,就等秀蓮去呢!

  秀蓮很仔細地把劉健臨走的時候留給自己的在城裡的地址找到,揣在懷裡,安頓好了家就搭車到了三百多公里外的縣城。

  這是個邊陲的小城,四面有山,地方不大,但卻不是很幹淨。城市不大,就十字花的兩條大街。但在這個遠離山村的小城裡又有誰能認識他們兩個呢?

  劉健早在車站等秀蓮了。秀蓮一見劉健就有點想哭,劉健安慰著秀蓮,說:「這不是到了嗎?我不是在嗎?」

  秀蓮才緊緊地挽著劉健的胳膊,兩個人坐了一輛人力三輪車回到了劉健租的房子。劉健在城的東南角租了個樓房,房間不大,一室一廳,但住兩個人是足夠了。秀蓮還是第一次到城裡來,也是第一次住樓房,開心極了,抱著劉健亂親亂啃,興奮得不得了。在秀蓮的強烈要求下兩個人先是幹了一砲兒,秀蓮這小騷屄又嚐到了想念已久的大雞巴的味道了。




赞(1)
挺精彩的